用我的生命守護你的生命——致敬抗疫一線的醫務人員

廣告位

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這一場沒有硝煙的戰斗中,無數醫務人員義無反顧地站在最前線。 面對疫情,醫護工作者主動請纓、救死扶傷、迎難而上,用他們的行動,讓我們看到了白衣戰士的無畏、…

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這一場沒有硝煙的戰斗中,無數醫務人員義無反顧地站在最前線。

面對疫情,醫護工作者主動請纓、救死扶傷、迎難而上,用他們的行動,讓我們看到了白衣戰士的無畏、堅韌、奉獻與堅守;用他們的生命,守護大眾的生命。讓我們致敬抗疫一線的醫務工作者。

不計生死 主動請纓上一線

“我申請加入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戰斗中去,貢獻我們一份微薄的力量。” 武漢市江夏區人民醫院內分泌科7名醫生、泌尿外科醫生汪波、神經內科醫師胡珺向組織發出了申請,在請戰書上,共同按下了鮮紅的手印。這也是江夏區4000名白衣戰士的呼聲。

汪波表示,當下疫情形勢嚴峻,醫院承擔大量的救治工作,作為黨員,應沖鋒在前,不計生死。

武漢市江夏區人民醫院醫護人員在請戰書上按下手印。

武漢市現在采取“10+10”模式,10家大醫院出人員、技術、力量,征用10家中小型醫院的場地、床位和醫務人員,作為定點醫院收治疑似、確診病例。每一名醫務工作者都自覺擔起了抗疫的重任。

一份份請戰書,彰顯著白衣戰士的無畏。把危險留給自己,用生命守護市民健康。選擇了“醫生”這份職業,就是選擇了奉獻,這是醫務人員對守護生命的承諾。

“此事我沒有告知明昌。個人覺得不需要告訴,本來處處都是戰場!”在一封抗擊新型肺炎的請戰書上,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女醫生張旃副教授書寫現代版“與夫書”。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女醫生張旃副教授

1月18日,隨著疫情全面發展,作為科室黨支部書記的張旃,向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黨委寫下了一封請戰書:“在一場看不見敵人的戰場,將無人可以幸免!我申請長駐留觀室,對病人進行進一步的分檢工作。好處在于不再需要不停的院內會診,可以減輕其他醫生的負擔,病人也可以獲得延續性治療,留觀室床位也可以流動起來。”

寫下請戰書之時,張旃特別注明,此事沒有告知自己的丈夫——同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工作、擔任神經外I科副主任的李明昌教授。

“我是從別人朋友圈里看到她的請戰書的。我堅決支持她的決定,但我更希望她能在救治病人的同時,保護好自己和同事。我等著你們凱旋!”李明昌悉心叮囑。

為了治療 身穿厚重防護服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病例數在增加,身處第一線醫護人員及時有力有效遏制疫情蔓延的同時,也要做好自我防護。

卸下沉重的防護服和護目鏡,協和醫院呼吸內科副教授周瓊露出滿面倦容。以周瓊為例,一個醫生要管三個病人,病房還有24小時輪班。

“穿著厚重的三級防護隔離服每一班要連續工作8小時以上,長時間的穿戴對視線也有影響,看不清楚,隔離病房查房一個小時后身上全部濕透。”周瓊說,同時,每天到隔離病房查房,穿上防護服后反應下降,有時出現記不住病人的癥狀及影像學結果的情況,這就需要反復查看。

厚重的防護隔離服背后是醫者的堅守

厚重的防護隔離服背后是醫者的堅守。連續幾小時不吃不喝,護目鏡中的汗水、臉上深深的壓痕、干裂的嘴唇是醫務工作者最美的樣子。

今年25歲的章聰醫生,2019年7月剛從江漢大學畢業,入職武漢市第六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初出茅廬的他怎么也沒有想到,今年元旦之后,自己的媽媽和外婆先后被查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科室讓他休息照顧家人,但他都拒絕了。”該科副主任李發久說,在家中兩位親人雙雙感染住進隔離病房的危險時刻,年輕的章聰醫生舍小家為大家,從未請過一天假,收拾行李扎營醫院20余天,始終與同事并肩一起奮戰在最前線。

章聰一邊照顧著家人,一邊迎難而上救死扶傷,一個月不到的時間,他一個身高1米88的大高個一下子暴瘦12斤。“是戰士總要上戰場,我們是白衣戰士,不到戰斗的一線,會終身遺憾的。”章聰堅定地說。

每天百余次洗手章聰的雙手已皸裂

預防新型冠脈病毒專家提倡的方法之一是洗手,這也是章聰做得最多的事情之一。每天穿隔離服,戴帽子、口罩,檢查病人等工作之前必須洗手,章聰平均每天洗手次數達100多次,因為洗手過勤,手套戴著不透氣,他的手都洗脫了皮,長滿了裂口,奇癢無比。他卻總笑著說:“沒事!漢子糙一點不怕!”而就是他這樣一雙粗糙的手,卻拯救了一個個寶貴的生命。

再次上崗 投入抗疫阻擊戰

“倒下了,大不了再站起來。”在家隔離治療一周后,逐漸恢復的協和醫院急診科主任張勁農教授說,“康復后的我將繼續投入這場戰斗,與大家并肩作戰。”

自2019年12月31日起,張勁農長期堅守在發熱門診,高強度工作長達半個月。極度的疲勞,以及高頻次的密切接觸,即便采取了嚴密的防范措施,他的身體還是亮起了紅燈。他出現發燒畏寒、咽痛等癥狀,經檢查被確認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

協和醫院急診科主任張勁農(日常工作照)

診斷結果出來后,張教授在家隔離治療,隔離期間他沒有停止工作。面對此次疫情與SARS的不同特點,他迅速總結臨床經驗,并反復查閱參考文獻,起草了極具實踐性的《武漢協和醫院處置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策略及說明》,給全國醫務工作者提供了協和診療的寶貴經驗。

在臨床工作中不慎染病,康復后立即返崗的還有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的護士郭琴。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的護士郭琴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爆發后,38歲的郭琴一直在急診病房內,照顧重癥患者。期間每天工作10個小時以上,收治、照料了近百名患者。

1月12日晚,連續工作多日的郭琴感覺自己發燒了,第二天,經過檢查,確診患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醫院立即安排她住進隔離病房。

“隔離治療的滋味并不好受,雖然同事們不停地安慰我,但我還是又擔心又沮喪。”郭琴坦言,自己甚至還給丈夫留下“遺言”:“我要是死了,一定照顧好11歲的兒子,照顧好雙方的老人。”

經過3天的治療和14天的隔離觀察,連續2次核酸檢測(間隔24小時)呈陰性,并經過專家評估身體狀況良好的郭琴,于1月28日早上又回到了中南醫院急救中心,繼續護理住院患者。

“如今的救治工作還面臨很大的壓力,很多同事都在一線加班加點,非常疲憊。”郭琴說,自己是一名共產黨員,應該發揮先鋒模范作用,早日重返崗位,為同事們分擔救治壓力。

返崗后的第一天,最讓郭琴感到欣慰的是,同事們兩周前參與救治的一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也在當天康復出院。

“來,把手套、口罩、護目鏡、防護服整上,都抓緊穿戴好,我們準備進重癥室了。”

在武漢,數千名醫務人員直接投入到治療一線中,在他們的背后,還有更多醫務人員在默默地支持他們,隨時待命。

轉自人民網

作者: zjwz2019

為您推薦

廣告位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評論列表 4人參與

  1. 主題巴巴團隊從2009年開始專注于WordPress主題設計開發,致力于為更多用戶能輕松使用WordPress打造出更漂亮、更好用、更專業的網站。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010-56286760

在線咨詢: QQ交談

郵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7:30,節假日休息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關注微博
返回頂部
华东15选5每期预测推荐